<sub id="tx7pz"><dfn id="tx7pz"><mark id="tx7pz"></mark></dfn></sub>
      <thead id="tx7pz"><dfn id="tx7pz"><ins id="tx7pz"></ins></dfn></thead>

        <form id="tx7pz"></form>
        <address id="tx7pz"><nobr id="tx7pz"></nobr></address> <address id="tx7pz"><dfn id="tx7pz"><mark id="tx7pz"></mark></dfn></address>

        <sub id="tx7pz"><listing id="tx7pz"><mark id="tx7pz"></mark></listing></sub>

          <form id="tx7pz"><nobr id="tx7pz"><menuitem id="tx7pz"></menuitem></nobr></form>
          <thead id="tx7pz"><listing id="tx7pz"><menuitem id="tx7pz"></menuitem></listing></thead>

            <sub id="tx7pz"></sub>

            • SanHua
            • NEWS
            • 三花资讯
            • 企业公告
            • Corporate announcements

            文章来源: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6-10-9

              1983年5月2日晨,文物考古部门接到尧山下朝阳乡水管站的文物通讯员赵明水紧急电话报告:“挂纸山村东邻那座有盘龙华表的王墓被盗挖!”


            考古队员迅速到达现场,果见古墓的封土内砖室券拱的顶部显露,还被掘开了一个盗墓缺口。这座封土高8米、直径27米的墓冢是靖江温裕王朱履焘与石妃陵墓。盗墓分子还没打通墓道,为与盗墓分子争夺国宝,考古队员决定扩洞入墓,勘查地宫。不料,在地宫内发现了不可思议的怪事。

            王、妃都以龙纹梅瓶陪葬

            靖藩王室地宫均以大块高火候的青砖直、横错缝起拱,再浇灌大量的石灰、糯汁混合浆黏合,通常达10到11层,结构坚硬,有如铁石。温裕王陵的地宫券顶10层,经过两天的折腾,始将盗洞扩通,即用粗麻绳将勘查人员王发、陈叔谦、曾少立、黄书林等吊入7米下的地宫。

            很快,勘查人员都下到了地宫,借着电筒光开始了搜索、测绘,抬头一看,“好漂亮!”众人的眼光都投向了券顶内壁,那里挂满了下垂的碳酸盐鹅毛管,犹如层层珠帘,这是数百年来浇灰浆溶蚀所形成的奇景。王、妃地宫都各有前室和玄(棺)室,全进深9.6米,宽2.8米,左为王宫,右为妃宫。在王宫的前室发现了墓主人温裕王朱履焘的墓志,在玄室棺床的头龛内找到了一对不寻常的双龙戏珠高腰青花梅瓶(一件破损);在妃宫的前室未见到她的墓志,但见有一鹅卵石镇邪物,在边龛内发现了一对稀有的嘉靖年产五爪双龙戏珠高腰带盖青花梅瓶(一件破损);在妃龛的前室未能找到她的墓志石,奇怪的是,在她的棺床头龛内又发现了镇邪物———一件万历年产的五爪双龙抢珠带盖梅瓶,在她的棺床边龛上还搜索到了一件釉不及底的黑釉药罐和一件青花瓷药碗。

            头龛内置放镇邪物是极其个别的,妃子或女子以龙纹梅瓶陪葬也是极少有的。一般,女葬梅瓶多绘凤凰、人物或花卉。

            后经鉴识,王、妃陪葬的青花梅瓶都是珍品。前瓶,丰肩短腹,主题图双龙相对而戏,龙身纤细虬劲,翻腾于祥云之间,每龙前方均有一火珠,较为特殊。后瓶,丰肩圆腹,上部粗大,主题图双龙戏珠,两龙一升一降,瞪目咧嘴,每龙前各有一火珠。

            妃室镇邪物竟是乳鼠酒。

            当将那件在头龛里为石妃镇了400年邪的青花梅瓶搬去封土,揭开瓶盖后,考古队员惊奇地发现,盖得严严实实的梅瓶内,并非常见的无色五谷酒,而是半瓶多清澈见底的淡红色液体,其中浸泡着红枣、龙眼、荔枝和3至5只闭目的小乳鼠(过去曾误为王室出土,特在此更正)。

            考古队员将这个考古新发现请教于中医专家,解开谜底,他们指出这就是广西古代传统的“乳鼠酒”。

            1980年,曾发现在靖江王室故世子朱履祥夫人陪葬的明初哥釉梅瓶中泡制有槟榔片,初步考证,这位夫人生前是有咀嚼槟榔的特别嗜好,那也是一次稀奇的发现。而如今发现的石妃棺陪葬有乳鼠酒,更成为了王府的奇闻怪事了。

            后经古瓷专家张浦生老先生的鉴识,认为温裕王、石妃的陪葬青花梅瓶是地地道道的景德镇官窑民烧的珍贵产品,还是明代嘉靖至万历年代典型的断代标准器物。

            而老中医则认为,温裕王与石妃是与李时珍同一时期还偏早于数年的人物,因此400年前的乳鼠酒惊现出土,是早于《本草纲目》的药酒实物资料,难能可贵。乳鼠酒可能会揭开温裕王与石妃的某种隐私。

            王、妃的隐痛之秘考

            从用一尊长条形鹅卵石压在温裕王玄室的头龛中,又以一瓶乳鼠酒放在石妃玄室的头龛中,还以药罐子和药碗刻意放置在原放梅瓶珍物的边龛中陪葬到阴间,这无疑显示着温裕王与石妃生前确实有着一件烦恼的秘事。

            这乳鼠酒看来可憎,它其实是滋补一绝,辅以红枣、龙眼、荔枝更显功效。古来就有“一日吃三枣,终生不显老”的谚语,它具有和中养血,安五脏,轻身延年之功效;龙眼,是补血益心的佳果,用于治心固气,保血不耗,是益脾长智的要药,气血亏虚者则可常食;荔枝,味甘性温,有行气散结、祛寒止痛功能,是妇人血气与阴亏肿痛之要药;而鼠肉入药,更有滋补特效。

            《本草纲目》中提到妇人狐瘕,月水不通,“用新鼠一枚,以新絮裹之,黄泥固住,入地坎中,桑薪烧其上,一日夜取出,去絮,入桂心末六铢,为末。每酒服二方寸匙。”又指出,室女经闭、子死腹中、产后阴脱、妇人吹奶、乳痈已成,皆用鼠治之。

            乳鼠酒是广西历史悠久的传统药用酒。“文革”中,有负伤者用乳鼠与生石灰粉捶击成浆,压成饼状,一次用一角敷在伤口上,两三天就痊愈了。据说有位少女,因受伤数月停经,面黄肌瘦,不能直立行走。父亲在厨房找寻到一窝5只乳鼠,用瓦面焙制。她日嚼1只,很快恢复了经期,伤痛也消失。

            从刻意用乳鼠和药罐、药碗陪葬,可推测石妃生前长期患有影响生育的疾病,一直在注意着身体调养。再考温裕王朱履焘,原是康僖王朱任昌次妃所生的庶子袭承王位,生母系灵川县赵方长女。隆庆六年七月初二封为长子,万历十三年七月二十五日14岁即被册封为靖江王,取石妃为妃,可是在王位仅仅5年,于万历十八年19岁薨,从王府来到了地宫,成为靖江王中年寿最短的王爷,谥号温裕王。

            揭其秘密,是其夫妇丧失了生育能力。但如果是石妃长期调养还不能生育,王爷朱履焘是完全可以再娶夫人、贵人的。只是,朱履焘不到20岁就去世了??梢酝撇?应该是王爷患上了绝育症。难怪他的亲人遗憾地在他安息的棺床头龛里供上了一只奇怪的鹅卵石,而他的谥号“温裕”,又似乎有着“过多补养”的讥讽含义。

            乳鼠酒是最古老的药酒

            2003年7月,古城西安一座西汉古墓的青铜器内发现了大量的古酒,这是我国发现最古老的酒了。但考古人员无法高兴起来,由于古酒贮于铜器,已呈铜绿,变了质。而温裕王陵是使用青花瓷梅瓶盛装的高度三花酒,则保持了原色、原味,由此可知,明代时的桂林三花酒已是王府的御用酒了。在桂林出土的乳鼠酒,已是目前确认现存的最古老的药酒。

            ——摘自《桂林晚报》2008年8月8日刊

            伊春团锻新能源有限公司